立式鋼琴一般都有三個踏板,即:中間踏板、左踏板和右踏板。中間踏板具有弱化聲音的作用,在家庭練琴時常打下這個踏板,避免過多地影響四鄰。左方踏板又稱弱音踏板或柔音踏板,可減弱音量和改變音色,賀綠汀的《牧童短笛》第12-14小節就用到了弱音踏板。右方踏板也稱強音踏板,它可以延長樂音和增強音響效果。

中文名

鋼琴踏板

外文名

soft pedal

作用

影響彈奏的聲音、色彩和風格

地位

踏板被人稱為鋼琴的靈魂

基本介紹

鋼琴踏板的運用十分的廣泛,任何一個腳能夠踩到踏板的鋼琴手都必須用到它。鋼琴一般有三個踏板,

右邊的踏板

右邊的踏板叫“延音踏板”,用來延長琴弦震動的時間,其實就是用杠桿將原本緊貼在琴弦上的一層毛氈支開,從而延長了琴弦震動的時間。這個踏板是最最常用的,也是鋼琴演奏中最最重要的潤色器這個踏板有個最重要的技巧,叫做“切分踏板”,就是說,每一小節的重拍時,首先把音符彈下去,在此音發聲的瞬間,再很快的換踏板,并在手指抬起前,把踏板換好。所以,這種不在重拍時換,而比重拍稍晚一點的(類似切分音)換踏板的方法就叫做“切分踏板”??梢哉f,這是延音踏板技術中的原點,一切和延音有關的技術都是從“切分踏板”中化出來的。

原理:利用了中央C進行延音。

位置居中的踏板

中踏板最經常地的被稱做“延長音踏板”。在大多數高級三角鋼琴和一些品質優良的立式鋼琴上,中踏板被稱做選擇延音踏板,它的功能是,踩下踏板后只延續此前彈奏的音,不延續踏板踩著時的任何彈奏音。這樣便可以按照需要來延長某一個或幾個音而不至于造成不必要的一片混響。這對彈奏復調性的或和聲織體復雜精致的作品最為得力了。這個中踏板是為鋼琴家專門設計的,在立式琴中是并不多見的。其中德國carod?卡羅德鋼琴、德國施坦威的立式鋼琴、日本產的YAMAHA?YUS5型頂級立式鋼琴等均安裝有選擇延音踏板。在立式鋼琴上,它會使擊弦機上方一塊厚絨降下來,擋在琴槌與琴弦之間,這樣彈出來的聲音就小得只有自己聽得見,屋外的人則聽不見,這是為了不影響別人,沒有演奏上的意義。而在演奏用三角鋼琴中的作用與在立式琴上的作用完全不同。這個踏板的作用有點象巴羅克時期樂隊里的通奏低音。用來支持旋律聲部的流動,換句話說,如果鋼琴的高音聲部極為復雜,但是左手的跨度又很大,必須彈奏低音(控制和聲節奏)需要將低音延長,如此一來,鋼琴家就不能兩頭兼顧(因為沒有第三只手),這時候,左踏板的優勢就極為明顯了!它的作用就是在這是發揮了出來。鋼琴家踩住這個踏板,再彈低音,這個低音就會被持續(而不象右踏板那樣使整架鋼琴當時發出的音都延長)然后,在這個低音的支持下,就能很從容的彈奏較高聲部的曲調。所以,這踏板就是解放左手,有目的的減低彈奏難度的踏板。在絕大多數的立式琴上中踏板是練習用踏板,它使得位于榔頭和琴弦之間的一條毛氈降低,來消除鋼琴的大音量,沒有彈奏的實際意義。

原理:利用了升D頻率控制音色。

左邊的踏板

左踏板是弱音踏板。在一般家用立式鋼琴上,踩下左踏板,琴槌整個往前挪一些,離琴弦的距離就縮短了,聲音相應就弱了。在演奏用的三角鋼琴上,一旦踩下左踏板,則是整個鍵盤向右稍挪動。在三角鋼琴上原來每個琴槌應擊中三根弦,踩了左踏板以后,整套琴錘就會稍向左側移動,這時琴槌只能擊一根弦了。這樣聲音不但弱多了,而且產生了不同的音色變化。所以有時樂譜上標明“一根弦”或“三根弦”就是表示用左踏板式是放開左踏板。由于左踏板在演奏琴上能作出這樣的力度和音色的變化,它的作用就不僅是幫助演奏者彈得更弱,也是為了增加聲音的柔和,并除掉音質中任何敲擊的成分。左踏板往往被比作“旋樂演奏者的弱音器”。

原理:利用了五度循環調節強弱。[1]

使用方法

右踏板的踩法

踩右踏板要用右腳前掌的前部,右腳后根踏實著地并作為活動支點。需要使用右踏板時,前腳掌用力向下踩踏,需要停止右踏板使用時,前腳掌向上方抬起。但不論是踩下踏板還是松放踏板,腳掌前部都要貼靠在踏板上。使用踏板練習時,要注意“腳腕子”的主動性及靈活性,踏板的基礎學習運用可用“全踏板”狀態,即踏板運用時要踩到底(腳上有彈性,用力不能超過極限),踏板松掉時要放干凈(但腳掌前部一般不要脫離踏板,防止腳下出噪音)。

不使用踏板時,右腳要置放在右踏板的右側。對于如何使用四分之一、四分之二、四分之三踏板,可放入后期發展階段學習。

踏板的踩與放練習,可以采用“慢踩慢抬”、“快踩快抬”、“輕踩快抬”和“輕踩慢抬”等形式,鍛煉腳腕的靈活敏捷的變化控制能力。踏板的踩放練習還可以結合手上彈奏音階或正三和弦的連接而進行,此時,可以分別用“直接踏板”和“音后踏板”進行練習。

直接踏板的踩法

直接踏板的踩法是:手指觸鍵彈奏與腳掌踩下踏板同步進行,例如《瑤族長鼓舞》(“鋼基”第一冊第46頁)的踏板運用即是直接踏板。

音后踏板的踩法

音后踏板的踩法是:手上彈出新的音(單音、雙音、和弦)之后再迅速靈活地將踏板踩下。音后踏板的連續使用就自然地形成了手與腳的切分節奏性的動作狀態(手觸鍵彈下,腳正在松放踏板,繼而在新彈出的音后再敏捷地踩下去),所以音后踏板又稱切分踏板。例如:弗利斯作曲的《搖籃曲》(“鋼基”第一冊第60頁)第1小節第三拍上的踏板和第2小節第一拍上的踏板運用就屬于“切分踏板”,而第1小節第一拍上的踏板運用屬于直接踏板。

作用

右踏板使用主要是為了和聲效果,旋律潤色、強化節拍節奏和作品風格等。例如:用右踏板獨立完成或幫助手指完成和弦的連奏;用右踏板加強和弦力度;用右踏板加強和聲的共鳴效果;用右踏板完成遠距離低音與和弦的連接;用右踏板表現和弦琶音連奏的華麗效果;用右踏板保持住時值較長音的共鳴;用右踏板美化旋律的連貫;用右踏板表現音樂音色的特殊變化;用右踏板表現特定的音樂意境(如樂曲的序引)或特殊的結構風格(如樂曲的正格終止可以使用兩次踏板點擊烘托)等。

使用的傳統原則

右踏板使用的傳統原則是和聲進行的連貫與清晰、樂句的連貫歌唱與句法呼吸和節拍節奏的韻律生動與織體明晰。例如:當用切分踏板連接和弦時,必須切凈前面和弦再烘鳴后面和弦;在用右踏板潤色旋律時,腳上必須配合好手上的句逗呼吸;在二拍子或三拍子的和弦伴奏音型中,第一拍可以踩下右踏板強化節拍重音和推動節奏感,但第二拍或第三拍必須放開踏板或用切分踏板切斷前面和弦后再烘鳴后面和弦。

運用與音樂作品的關系

右踏板的運用與音樂作品的時代風格有關,巴羅克時代的復調作品要極少用或者不用右踏板,以保持復調織體的層次清晰;莫扎特的奏鳴曲要少用或精用右踏板,以表現風格的優雅流暢;貝多芬的奏鳴曲要用右踏板來表現對比強烈的宏大氣勢及沉思情意;浪漫樂派的鋼琴作品,在右踏板運用上有更為豐富迷人的藝術手法。

在音樂節奏舒展的旋律中,在高音區的旋律上,可以合理多用右踏板潤色美化。在低音區旋律或和聲進行中,要合理巧用右踏板。

使用右踏板時要注意的問題

使用右踏板時,要謹防和聲混濁,避免旋法與句法模糊不清,更不能用右踏板來彌補手上的不足。

在鋼琴初學階段,一些學生為了彈得響,彈琴時就踩著右踏板長時間不放開,形成一片“噪音世界”。也有些同學在琴房里練好了踏板運用,而上臺演奏時卻面目全非,一片混亂。這種不良現象的出現,有音樂觀念和演奏概念問題,有表演心理因素問題,有音樂聽覺習慣與控制問題,更有踏板技術的熟練程度問題。這些問題都需要在學習中加以解決,從而逐漸步入鋼琴音樂藝術的盡善盡美的表現。踏板運用既有腳上的技術,又有音樂聽覺的積極參與。在一定場合或情形中,耳朵指揮腳更為重要。

運用的意義

踏板運用是鋼琴演奏的靈魂,運用踏板是一種藝術,也是一門學問。著名的美國鋼琴家、教育家約瑟夫·班諾維茨著有《鋼琴踏板法指導》,由鋼琴家朱雅芬教授翻譯,上海音樂出版社出版(1992年8月版)。此書在內容提要中寫到“適宜的踏板法是一位具有藝術才能和高超理解力的鋼琴家的標志。踏板法——為音色、為洪亮度、為延續某些音——是一門藝術,但它必須基于歷史的考慮以及對作曲家意圖的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