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絲行》是唐代杜甫創作的七言古詩。此詩當作于唐玄宗天寶十一二載(753、754年)間,客居京師而作。

作品名稱

白絲行

作者

杜甫

創作年代

唐代

作品體裁

七言古詩

作品原文

繅絲須長不須白,越羅蜀錦金粟尺。象床玉手亂殷紅,

萬草千花動凝碧。已悲素質隨時染,裂下鳴機色相射。

美人細意熨帖平,裁縫滅盡針線跡。春天衣著為君舞,

蛺蝶飛來黃鸝語。落絮游絲亦有情,隨風照日宜輕舉。

香汗輕塵污顏色,開新合故置何許。君不見才士汲引難,

恐懼棄捐忍羈旅。

創作背景

此詩當作于唐玄宗天寶十一二載(753、754年)間,客居京師而作,故末有忍羇旅之說,當依梁氏編次。師氏謂此詩乃譏竇懷貞。黃鶴云:懷貞亡于開元元年,公時才兩歲,于年用不合。

注釋譯文

注釋

《記》:“夫人繅三盆手?!薄局熳ⅰ俊稄V韻》:繅,繹繭為絲也,繰同。鮑照詩:“繰絲復鳴機?!?/span>

《唐書》:越州土貢花文寶花等羅。魏文帝詔:“每得蜀錦,殊不相似?!焙芜d詩:“金粟裹搔頭?!背咭越鹚陲椫?,富貴家之物。

《國策》:孟嘗君至楚,獻象床,直千金。江淹賦:“惜玉手之空佇?!薄稄V韻》:“殷,赤黑色?!薄蹲髠鳌罚骸白筝喼煲??!?/span>

王子安《青苔賦》云:“縈修樹而凝碧?!?/span>

王彪之詩:“絲染墨悲嘆,路岐楊感悼?!备拧哆B珠》:“白羽素絲,隨其所染?!?/span>

謝朓詩:“望望下鳴機?!薄局熳ⅰ可嗌?,五色射人也。

《班彪傳》:“細意委曲?!薄赌鲜贰罚汉尉慈菀律巡徽?,伏床熨之。楊慎曰:《王莽傳》有威斗,即尉斗也。威與尉音相近,本音畏,轉音郁?!端鍟罚豪钅路钗径酚跅顖栽唬骸霸腹珗掏?,以尉安天下?!笔窞荨锻ㄨb釋文》:尉斗,火斗,持火以申繒也,俗加火作熨?!墩f文》尉與熾本一字,從上按下也。又,持火申繒也。今俗言平曰尉帖。杜詩“美人細意熨帖平”是也。又,白樂天詩:“金斗熨波刀剪文?!?/span>

曹植樂府:“裁縫紈與素?!?/span>

徐君倩詩:“衣著一時新?!滨U照詩:“催弦急管為君舞?!?/span>

何遜詩:“黃鸝隱葉飛,蛺蝶縈空戲?!?/span>

庚信詩:“落絮鵝毛下?!毙炝暝姡骸傲躏w還聚,游絲斷復結?!?/span>

庚肩吾詩:“桃紅柳絮白,照日復隨風?!闭杖找溯p舉,謂絲絮飄飏,與衣之輕舉相宜?!冻o》:“愿輕舉以遠游?!?/span>

六朝詩:“朱顏潤紅粉,香汗沾玉色?!惫旁姡骸翱沾参鍓m?!毙羡吭姡骸疤依顭o顏色?!?/span>

衣裳在笥,故有開合。漢艷歌:“乍開乍合?!薄妒勒f》:桓沖妻曰:“衣不經新,何由而故?!比罴姡骸熬釉诤卧S?!?/span>

嵇康《琴賦》:“歷世才士,并為之賦?!薄秳⑾騻鳌罚河眇⑴c皋陶,傳相汲引,不為比周。汲引難,難就薦引也,即記難進易之難。

魏甄后《塘上行》:“莫以豪賢故,棄捐素所愛?!薄蹲髠鳌罚骸傲a旅之臣?!薄稘h書》張晏注:“羇,寄也。旅,客也?!卞X謙益曰:《傅咸集》載郭泰機詩云:“皦皦白素絲,織為寒女衣。寒女雖妙巧,不得秉機杼。天寒知運速,況復雁南飛。衣工秉刀尺,棄我忽若遺。人不取諸身,世事焉所希。況復已朝餐,昌由知我饑?!贝嗽娪锰C之詩而反之。泰機以白絲寒女自喻,而致憾于衣工之棄我,以冀咸之相薦。公詩謂白絲素質,隨時染裂,有香汗清塵之污,有開新合故之置,所以深思汲引之難,恐懼棄捐而忍于羇旅也。?

譯文

素絲喧染之初,便是沾污之時,盡管會染上“萬草千花動凝碧”之色,但它潔白的本質已不復存在。待到“春天衣著為君舞”時,雖尊榮至極,卻是被拋棄的開始??壗z的時候希望它盡量長,而不在意它有多白凈,越地的羅和蜀地的錦都要用鑲有金粟的尺子來量。絡絲之后,用各種花草的染料將它染成美麗的顏色。這時已經因素凈的質地被恣意染色而悲傷,但當它從織機上被剪下時仍然為它的華美而贊嘆。小心地將它熨得服貼平整,裁縫用它來制衣時將針線的痕跡都掩蓋起來。春光明媚的時候穿著這樣的衣服為了你翩然起舞,美好的樣子引來蝴蝶圍繞、黃鸝啼叫,連飛揚的柳絮和飄蕩的柳枝似乎也含情意,衣裙隨風擺動,輕柔隨身。嫌薄汗和些許塵土污染了它的美麗,衣服打開來穿的時候還是新的,脫下來的時候已成了舊裝不知道放在哪里了。你不知道吧,那些有才華的人要被賞識有多么的困難,即使被起用了,又害怕哪一天會被棄置,這樣的賞識對他們來說也是痛苦而又難熬的旅程??!

作品鑒賞

作品賞析

此詩見繰絲而托興,正意在篇末。此章兩段,各八句。上段,有踵事增華之意。欲成羅錦,用尺量絲,故須長;所織花草,色兼紅碧,故不須白。熨貼裁縫,制為舞衣也。象床,指機床。玉手,指織女。亂殷紅,謂經緯錯綜。動凝碧,謂光彩閃鑠。

下段,有厭故喜新之感。蝶趁舞容,鸝應歌聲,落絮游絲乘風日而綴衣前,比人情趨附者多。一經塵汗污顏,棄置何所,見繁華忽然零落矣。士故有鑒于此,不輕受汲引而甘忍羇旅,誠恐一旦棄捐,等于敝衣耳。玩末二語,公之不屑隨時俯仰可知。

仇兆鰲按:詩詠白絲,即墨子悲素絲意也。已悲素質隨時染,當其渲染之初,便是沾污之漸,及其見置時,欲保素質得乎?唯士守貞白,則不隨人榮辱矣。此風人有取于素絲歟。

名家點評

《杜臆》:此詩本墨子悲絲來?!安豁毎住本褪狼榱⒄?,乃憤激語。下云“隨時染”、“色相射”、“污顏色”,脈理相貫。士得時則媸亦成妍,故云“滅盡針線跡”;依附者眾,故云“蛺蝶飛來黃鸝語”。此一段造語妍麗,與《舟前看落花》詩相似。束語自道,具見品格。

《杜詩詳注》:此見繰絲而托興,正意在篇末。上段有踵事增華之意……下段有厭故喜新之感。

《義門讀書記》:極其眩耀,而后折之(“落絮游絲”二句下)。

《唐詩別裁》:渲染之余,即棄捐之漸。抱才之士所以甘忍羈旅也。

《杜詩鏡銓》:全首托興,正意只結處一點。邵云:得梁、陳樂府之遺。蔣云:寫妙技,不覺寫入自家話,微乎其微?;坌南憧?,直似飛卿;公詩真無所不有。

作者簡介

杜甫(712-770),字子美,自號少陵野老,世稱“杜工部”、“杜少陵”等,漢族,河南府鞏縣(今河南省鞏義市)人,唐代偉大的現實主義詩人,杜甫被世人尊為“詩圣”,其詩被稱為“詩史”。杜甫與李白合稱“李杜”,為了跟另外兩位詩人李商隱與杜牧即“小李杜”區別開來,杜甫與李白又合稱“大李杜”。他憂國憂民,人格高尚,他的約1400余首詩被保留了下來,詩藝精湛,在中國古典詩歌中備受推崇,影響深遠。759-766年間曾居成都,后世有杜甫草堂紀念。[1]